上海人代会会场来了位传奇“黑客”有着华为腾讯盛大基因的他如今

时间:2018-03-15 09:42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悬疑美剧《天蝎》,讲诉了高智商黑客沃特奥布莱恩的故事。代号天蝎的超级黑客沃特奥布莱恩,童年就以黑客技术成名,后来成为蝎子计算机服务公司的CEO,应美国国土安全局之邀,他与来自世界各地的计算机黑客伙伴共同组建了全球防御网络,抵抗复杂的现代高科技

  悬疑美剧《天蝎》,讲诉了高智商黑客沃特·奥布莱恩的故事。代号“天蝎”的超级黑客沃特·奥布莱恩,童年就以黑客技术成名,后来成为蝎子计算机服务公司的CEO,应美国国土安全局之邀,他与来自世界各地的计算机黑客伙伴共同组建了全球防御网络,抵抗复杂的现代高科技。

  今年的上海会场,853名市代表中就有这样一个超级黑客。沃特·奥布莱恩的逆袭几乎就是UCloud创始人季昕华的故事翻版。

  作为 “中国首代黑客代表人物”, 季昕华曾叱咤黑客江湖。2008年,奥运会网络安全应急专家组名单上,除了背景的院士、教授外,还出现了4名民间“黑客”的名字,季昕华就是其中之一,2010年上海世博会,他是特邀安全专家。

  1979年出生的季昕华,身上标签太多。约他采访那天,他刚结束一个关于盛大的。晚上,他要去参加“南极圈”的活动,当天还是华友会十周年的庆典。

  这些都是他曾服务过的老东家。季昕华曾以网络安全专家的身份先后入职华为、腾讯,2009年他加盟盛大。2011年,季昕华放弃了“盛大云”CEO的职位,与好友莫显峰、华琨一起创办UCloud,致力于做云服务提供商。

  这两天,一篇关于“上海是怎么错失这些年的互联网机遇”的帖子在网上热传,也引起代表委员的关注。作为会场里为数不多的互联网创业者,季昕华代表也有太多话想说,“谁说上海缺乏创业者冒险?当年我决定报考上海的大学,就是因为上海充满机会。后来决定做云服务时,我看杭州有阿里云,深圳有腾讯云,那么,我就选择扎根上海,专攻中立云的开发。我希望这座城市能够真正建立容错机制,让更多创业者找到感觉。”

  曾经那些老东家,如今成了他的竞争对手。2017年3月,UCloud获得D轮9.6亿元融资,正式跻身国内云服务的第一梯队。

  “我是中国最早一代的黑客。”季昕华说。至今网络上还流传着他的传说:他发现了很多系统的漏洞,编写过震荡波等蠕虫病毒的示范代码,破解过中国互联网领域早期的各种系统,是著名的“曹政QQ群”中的一员,也加入过当年知名黑客组织“安全焦点”。

  这里面的门道也不少。所谓“红客”,是指、为国争光的黑客。“白帽子”,一般是正面的黑客,他会识别并公布网络系统中的安全漏洞,不会恶意利用。“黑帽子”,就是利用技术非法获取利益。“灰帽子”介于两者之间。

  季昕华实为黑客中的红客流派,他曾主动帮行业找IT技术漏洞,帮助制定安全防范措施。他是写代码的高手,在同济大学读书时,他就开始在网上帮人写程序挣钱了。

  大学毕业后,季昕华先后创办过类似后来大众点评的“阿拉上海”、主攻网络题库的“仕易”网,最后都失败了。之后他又创办深圳红军旗,这家公司后来被收购。

  “黑客”这个身份给他入职华为带来了困扰,他所应聘的安全岗位对技术和人品都颇有要求。鉴于季昕华的“黑客”身份,华为犹豫再三。“当时我经过了几十轮的面试,历时半年多,华为对我进行了包括个人品德、性格、背景等多方面的调查”。最后同济的师姐做了,才把季昕华招进华为,据说是任正非亲板。

  2002年,季昕华进入华为。华为为此专门设立了一个门,他很快升为部门经理,负责网络安全方面的事务。华为有浓厚的加班文化,这让懒散惯了的季昕华有点儿拘束,“加班我倒无所谓,就是起床比较,因为八点就要打卡,我六点多就得爬起来。”若干年后,他创立自己的公司,就取消了“打卡”的。

  那时,华为的员工上班不能携带拍照功能的手机,员工电脑的USB接口也是被封住的,季昕华专门研发了一款软件,能掌握员工下载情况,特别是下载文件时会自动报警。

  2004年,腾讯向季昕华抛出橄榄枝。彼时的腾讯尚在成长途中,还是小公司。“我觉得QQ是骗小孩子的把戏,对社会没有太大贡献。不像华为,做的是国际的通讯产品,很有成就感。”

  后来时任腾讯CTO的东请季昕华吃饭,“他跟我说,在网上‘玩’也是生产力,很有价值。”吃完这顿饭,季昕华决定加盟腾讯。

  腾讯的氛围相对宽松,季昕华当时在腾讯的英文名叫“BEN”,他主要负责防止黑客入侵、防止QQ号被盗、扫黄打非、打击黑客团伙等网络安全工作。“我要面对全世界的黑客入侵者,我像个守擂台的人,不断和高手过招。”他记得曾与一位黑客在网络上对决了72小时,三天三夜没合眼,最终胜出。

  由于技术出众,30岁的季昕华成了腾讯最年轻的部门负责人。那阵子,季昕华打交道的除了黑客,还有部门和立法机构。“可以说,我是互联网行业中最懂法的吧。”他和、法院,检察院、法工委都有过沟通和讨论。那时网络领域还没有明确的法律,季昕华和法律专家经常会探讨这样的问题,写代码算不算违法,QQ被盗号是否该入罪,虚拟装备法律上如何界定……

  季昕华一度被称为“马化腾背后的男人”。 “这是别人开玩笑的。” 他听了,哈哈大笑。原来,腾讯流传着一张会议工作照,马化腾在前面侃侃而谈,季昕华在后面露出一个标志性笑脸。”不过,我们这个技术团队可是每年都会上台领的!”

  腾讯岁月是季昕华职业生涯中的一段重要经历。他后来创办的UCloud的基因中一大部分来自腾讯,包括季昕华在内的三个创始人都曾是腾讯人。

  在腾讯呆了五年,季昕华又开始了。这一次他离开深圳去了上海。盛大CEO陈天桥亲自出马找季昕华聊。

  2009年的盛大如日中天,正在计划扩大版图,从各地招聘支付、电商、云计算、搜索等方面的技术牛人。陈天桥对季昕华说,“我已经完成了‘King’的目标,下一个目标是成为‘King Maker’。” 季昕华被陈天桥这句话打动了。

  进入盛大后,季昕华将从安全领域转向转向云计算,2010年他就开发了盛大云,仅比阿里云稍微晚一点点。后来盛大创新研究院成立,把季昕华负责的云业务和创新研究院放在一起,成立盛大云公司。

  2011年,盛大云正式上线,季昕华的目标是想建立一个国内最大的云计算平台,让类似于DropBox、Instagram这样的公司成长起来。

  那时,陈天桥的身体已不太好,季昕华想大干一场的抱负并没有实现。“如果当时下去,可能现在就是盛大云和阿里云的天下了。”

  2012年,季昕华从盛大离职,开始筹建自己的云计算公司。他把公司取名为UCloud,专注于服务创业团队,很快他就汇集了一批腾讯、盛大云和其他互联网公司的。

  在互联网大公司混迹这么多年,但他一直还维系着黑客圈子,“虽然现在不怎么写代码了,但我的朋友圈最活跃的还是黑客。”

  他提到这样一段经历,一名技术一流的年轻黑客锒铛,季昕华去探望他:“像你这么牛的高手,为什么还要去写木马呢?”对方的回答令他心有戚戚:“你以为我不想找工作吗?没有大学文凭,公司不肯录用我。为了,我只好写木马来赚钱。”

  而他这次创业,正与他的愿望不谋而合。UCloud就是一个企业孵化器,它搭建了这样一个平台,可以提供互联网创业、研发团队的所有基础IT架构服务,创业团队入驻就如同住户拎包入住样板间。这些拎包入住者不少就是黑客出身的程序员。

  数据显示,UCloud已经云集了将近4万多家企业,一些完全不会写代码的创业者也在平台上找到了外包服务,而更多的程序员则在这个平台上干起了“个体户”。个别写游戏的“个体户”,还创下了一个月赚数亿元的财富。

  在大公司这些年的经历也是季昕华创业最好的养料。如果说华为给了他狼性文化的熏陶,腾讯让他感受到的是鼓励创新的,而盛大带给他的是一种的视角。这一圈兜下来,这位昔日的黑客多了”兼容并包“的气质和创业的胆识与智慧。

  季昕华的野心显然不仅止于此。”现在我和腾讯云、阿里云都有竞争,我们的区别在于,阿里云、腾讯云背后有自己的产品,而UCloud是纯粹的中立云服务公司,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中立云服务公司。”季昕华说,UCloud不碰应用,不做业务,客户会相对放心将数据运行在UCloud平台上。“所以我们希望成为下一家AWS,而不是下一个亚马逊。“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